首页 网站地图 永利博百家乐现金网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其实就是父与子的关系

时间:2017-03-26 17:25作者:admin点击:编辑: admin
 
        算上早年那些涂鸦,这么多年断断续续也算是写了一些貌似诗歌的东西,虽也在一些报刊媒体
 
常有出现,关于诗歌公开场合却不敢轻易进一言,原因自知底气不足。然想说的话早晚还是要说的,就
 
像该下的雨早晚要下。诗歌发展到今天,经过了若干朝代的沉浮变迁,到底还是顽强地存在着。古人讲
 
诗书画,可见诗歌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就其影响也确曾独居高处,眼下看,在书与画面前就只能是旁边
 
赐座了。首先说书画他们各立门户有书协、美协,却没见国家专门设立诗协,诗歌只能作为文学的一个
 
旁支存在于作协,而且也没看见哪届作协主席由诗人来担任,比之古代今天诗歌的分量轻了。但我们仍
 
惊喜地看到无论西方的文艺复兴还是中国的新文化运动,诗歌都以其独特的形式展现过她的无穷魅力。
 
文坛上曾经先后出现过艾青,闻一多、臧克家、徐志摩、戴望舒,和后来的北岛、舒婷、西川、顾城,
 
以及台湾的余光中,席慕容等一大批有代表性的诗人。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文学江河日下,诗歌更是首当其冲。这时出现了中国诗人大批自杀的现象
 
,这不是简单的诗人的精神脆弱,他更多地暴露出大潮下诗人的生存困境,以及自由意志与生存尊严遭
 
到泯灭后的无奈,其深刻的社会因素不在今天讨论之列。
     诗歌从市场上由汪国真、席慕容引领的升温到后来的诗歌无人问津,诗歌走过了一段又一段艰难
 
的路子。令人欣慰的是,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与诗歌靠拢,愿意以诗歌为伴的诗歌同仁。诗歌已经不再是
 
简单的写作爱好,而是许多文人秉持的一种高贵的精神姿态和人文态度。人们积极创作勤奋写诗,他们
 
创作着也一直争论着,这种拉锯式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诗歌到底何去何从始终莫衷一是。
      诗歌到底是贴近贵族还是走向大众?有人说诗歌从来不是大众文化,诗歌不需要每个人都理解。
 
我对这样的说法可以接受,但愿意讨论。首先说我们祖先的:“床前明月光”和“离离原上草”还不够
 
大众吗,我想这样的诗歌曾经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就深刻地说明了诗歌是可以走向大众的吗 ?今天
 
诗歌的表现形式变了,我想我们仍然有理由试探着向大众靠拢。             
     谈到诗歌的深浅、曲直,我觉得诗歌作品最怕进不去化不开,读者不能及时地进入化开,可能看
 
不到五行人家就撤了,没工夫跟你浪费时间 ,人家不给你机会了。这就形成了一个很深的读与写的沟
 
渠,不管你多大名气,也不管你达到了哪种高度,只要你的诗歌属于进不去化不开之列,必将被历史淹没
 
。我们的朦胧诗鼻祖李金发就是个先例。也许你知道他的名字,但你能记住他的哪一首诗吗。 另外 诗
 
歌要有趣味性,那些脱离了趣味的诗歌再多的意象堆积都是枯燥无味的糕点。作为精神食粮的诗歌必须
 
是其味可餐的,如果作品不能迅速抓住读者,只是你自己暗自惬喜、暗自陶醉的小感受小诡秘,说到家
 
也就是玩儿蒙人的小把戏。假如若干年后读者记不住你的诗,历史又怎会记住你?即便你著作等身,却
 
没人记住的作品,请问你的诗歌是什么?答案就是垃圾,顶多再加上两个字,文化垃圾。
      诗人从某种角度说也是歌手,并也确实做过时代的歌手,那么既然是歌手,观众席上是座无虚席
 
好呢,还是零落三五好呢?我想答案肯定是前者。
    谈到写作风格,我觉得诗人的写作风格是由个人性格和他的人生经历,以及思维方式决定的,而不
 
是哪一种风格更好,不存在谁的风格胜过谁的风格;创作中的大气滂沱、跟小巧婉约不分伯仲各占天地
 
,大江东去壮观可入诗,小花小草路水珠照样可以成文。当然你如果能把自己的创作融入历史的脉搏那
 
就更是难得,但我想最关键的还是要民众是否记住你的诗,历史是否记住你。
      再就是我们诗歌的题材选项,应该充分尊重爱情诗的创作,不要以为谈爱就是无病呻吟,小情小
 
调就是狭隘不够开阔,就连诗歌鼻祖《诗经》,我们的老祖宗也是把爱情诗排在了首位:君不见“ 关
 
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  
   一首大题材的优秀诗歌我们很可能会读罢拍案称奇,但是一首唯美深情的爱情诗更是让人美到落泪
 
。如席慕容那首已成经典的《一棵开花的树》,连我14岁的外甥女都随口诵来。那么高贵的阁下您的作
 
品何时可以一唱天下白呢?没有爱情这个世界就没有生命,爱情题材是这个世界不败的题材,她不会受
 
任何时间的变化与朝代的更迭而被遗忘;爱情题材的诗歌,她所拥有的读者队伍远高于其他题材。 
    诗歌的语言应该是相当凝练的,它应该是语言的精华,我们今天的现代诗,太过口语话、太过自说
 
自话;某些貌似不错的诗歌只要你把它平铺一下再读,其实那些句子好多散文里都有,有的所谓诗歌干
 
脆还不如优秀的散文更具诗意。 诗歌是什么?她是诗人对世界、对人生的体验与感悟以激情的形式喷
 
发出的形状,是生命体验的重新整合与别解;是记录事物与灵魂的精华本,是生活这棵大树上开出的亮
 
眼的花朵;是读者阅后的一段美好回忆,做不到这些你当然不是诗人。诗歌离不开情感与爱。一个没有
 
接触过男人没有过恋爱经历甚至没有过暗恋经历的女子她不会成为诗人,至于男子没有过恋爱经历,没
 
有过深刻的爱与恨,干脆连男人都不是。诗歌是离不开感情与感悟的,诗人更要有人间大爱。
   我们最初学诗的时候老师讲过诗歌九美,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但还记得诗歌的意象美,趣味美、哲
 
理美、 建筑美。诗歌的意象与意境是离不开趣味的,如果你的诗歌意境里仅仅是薛蟠的一个蚊子哼呀
 
哼呀哼,或张宗昌的忽见天上一火链,好象玉皇要抽烟......那你的诗在我看来就只能是个笑话。另外
 
诗歌的浅白与深刻相比,其实太深刻了更可怕,一首相对浅白的诗如果写的美,那至少她还算得上一首
 
歌词,从某种理论上讲 一首好的歌词可能就是一首好诗,但一首好诗却未必是一首好歌词。那些写歌
 
词的比我们厉害 。田汉是写歌词的,乔宇是写歌词的,他们就写了为数不多的几首,就早已经家喻户
 
晓了,你比得了吗?所以比之那些相对浅白的诗歌与其在手法上玩高明还不如在情与美上做文章,你的
 
诗歌可能真的写得很好,但在整个世界上找不到懂你的知音,那我劝你去别的星球上找吧。诚然,诗歌
 
的好与坏高与低,也不能完全以市场和读者论成败,但是离开里这两点,你就成了神仙了,我们还讲什
 
么地气呀,生活呀,都不用了,因为你早已列入仙般。当然这是玩笑话。与其让诗歌高坐天堂,还不如
 
让她下嫁凡间。
     谈到诗歌,王家惠先生感慨地说:“ 现代诗大家写的都很老道,有模有样就是没感情没思想,一
 
百个人的诗歌都一个模样。诗歌没有感情会在读者心中存活吗,会在历史中存活吗?我们的这批诗人、
 
诗歌,能否写进历史很值得怀疑。”  我深感赞同, 我也觉得诗歌离不开深刻的思想和深厚情感,那些
 
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诗歌无不打上了感情的烙印。如亲情,乡情、 友情、爱情、爱国情、报国
 
情......我的感觉近20年来还没有一首像余光中的《乡愁》和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那样可以走进
 
人心走进历史的真情之作。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极度的商业化,人们很难再像以前那样静下心来阅读长文 ,但是大家普遍
 
把阅读方向转向了文摘类读物,目光定位在散文随笔、故事等其他形式的文体上,甚至他们宁肯看小小
 
说那样的短文也不愿意去看诗歌。 为什么 ?我们不应该守着自己的空屋子独自陶醉感觉良好, 诗人
 
其实是一群被社会严重边缘化的人群 ,这并不值得骄傲。我们饱尝着迷失与断裂之痛,这是变革时代
 
的悲哀,也是中国诗歌的悲哀。
   从文体上讲,诗歌的优势早已不在,今天诗歌早已失去了他应有的地位,明显输给了小说和散文,
 
就其社会影响来看,甚至输给了歌词,据我所知有好多优秀的歌词已经被载入了中国文学史。
    再就是对诗人的评价和认可,我以为对于前辈先人首先要有一个特别尊重的态度,我们今天的现代
 
诗总体上说是进步了,我们已经摆脱了上世纪八九年代朦胧诗的模式,现代诗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阶段
 
,但我们是踩着前人的肩膀攀登的, 我们没有理由忘记和蔑视前人 。在网上有位诗友挂在嘴边的话是
 
:“我最看不上徐志摩、最瞧不起汪国真。”那我们就先说说汪国真,这位饱受争议和差评的诗人曾经
 
用他的朴素与纯情感动和影响了一代人 。的确,汪国真没有给我们预期的深度与高度,但是他给了我
 
们意外的宽度,他的白开水式的诗歌所创造的畅销传奇,不单单是当时的社会因素和当时的媒体因素的
 
成全。应该承认,他的真情与朴素就像白开水那样打动和温暖了无数读者的心 。那时候所有读过他的
 
诗歌的人几乎也都承认了他的诗歌,他的作品是那样平和地走入了亿万人心。作为一个诗人 他是成功
 
的,也是值得尊重的。我想以我们现在的成就和身手还很难与他平身比肩,我们应该给前人足够的肯定
 
和应有的尊重。
    再说说现代诗与古体诗的碰撞,本人不精通古体诗,但也通皮毛,我不同意写古体诗是带着镣铐跳
 
舞的这种说法,我的体会是只要有一定的古诗词修养并熟悉习惯了写作方法,根本就没有戴镣铐的感觉
 
,写作上很随意,并极其容易有感而发、触景生情出口成章。相反倒是现代诗的写作看似随意,看似没
 
有章法,其实处处是章法,没有天才和悟性者轻易不得法,至于那些滥竽充数的现代诗,在我看来也不
 
算是诗,我把它定义为劣质文重组。
    有些写古体诗的朋友以为那些写现代诗的人都不通古诗,那你就错了,那些写现代诗歌的高手,他
 
们对古体诗都很有研究,我们只要看看流沙河先生的诗经讲座你就会明白,他们不是懂,是太懂了。古
 
体诗与现代诗的关系,其实就是父与子的关系 ,古体诗作为文之经典已经存在了千余年,她的渊源与
 
不朽,她所蕴含的精髓有我们取之不完受用终生的营养。诚然,从目前看古体诗的写作形式很难再唱主
 
角,但有理由使其生生不息代代相传,我们应该给古体诗足够的尊重和适当的平台,让我们的后代儿孙
 
继续读写古体诗,老祖宗留下的瑰宝不能丢。但清醒地讲 ,古体诗的繁华注定是远去的风景, 作为经
 
典,她的影响已经深植于祖国的沃土,她的繁华已经永远地留在了唐宋。不再繁华不等于说他不好,而
 
是每一个朝代与时期必定出现一种时代的产物,其实早在明清时期诗歌早已难撑主角, 最多也只是与
 
其他文体平分秋色,到了今天古体诗的阵地舞台也日渐萎缩,自民国到今天还没有一位写古体诗名扬天
 
下的诗人,当然毛泽东可能是个例外,但那是因为他是毛泽东。
    从建国到今天古代人写的古体诗 如《唐诗三百首》 《唐诗宋词》等市场上都已有一定的销量,但
 
今人写的古体诗几乎就是无人问津,就算是爱好古体诗写作的人自己,也不会轻易去花钱 买现代人写
 
的古体诗,原因何在?以今天的人文环境和地理地貌,我们实际上已经不再有古人的情怀。小桥流水人
 
家还在,古道西风瘦马难寻。我们的写作事实上是在自觉不自觉的描摹着古人 ,我们走不出古人虚设
 
的情怀,所以我建议那些热衷于写古体诗的朋友也可以适当地练习一下现代诗。当然你可以保留自己的
 
观点,当然你有权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娱自乐无怨无悔。 
         说的有点多、有点乱,就到这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其实就是父与子的关系
 
   
澳门百家乐网站-永利博百家乐现金网-【屯昌海跃涂丽铎横具有限公司】